后来,有些事情再没有来日方长

时间:2017-02-03 09:59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辛夏禾yuan

以前的时候总觉得什么事情都有来日方长,觉得所有的感情大都经得起等待。

后来岁月越来越久,年龄越来越大,越来越理解,那些没有来日方长的故事终究会成为遗憾,刻在心上。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和文子小姐一起坐在家里的老院子里,梧桐树的树叶扑哧扑哧的落在地上,除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泛起了一片金黄色,乡村的傍晚总是美得一塌糊涂。

文子小姐是我幼时的玩伴,我们不是青梅竹马却也算的上是两小无猜,用她的话来说,从我们不会说话开始,就已经是共患难的兄弟了。

有些感情零零散散不经意之间就过了两个十年。

那时候文子小姐放弃了国外的生活,刚刚风尘仆仆的回到a城,她说,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回来这座城市的时候会感觉到有些水土不服。

文子小姐是我这些年所有的朋友里面,最敢说敢做的一个 ,小的时候她的梦想在四方,这些年她风尘仆仆的走过的城市,有很多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以前上学的时候,每次回家,我最喜欢听她讲故事里的见闻,喜欢听她款款而谈曾经的往事。

夏禾,可是人总是会有遗憾的,是吧,她看着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我不说话,可是我知道,对于她而言,可能有些遗憾是一辈子的事情。

2015年的5月份,文子小姐的爷爷去世了。

那时候,文子小姐在遥远的澳洲读硕士生,她这些年所有的成就全是自己许久的努力换来的,从自学本科到申请保研到出国留学,她一直过着我想象中的生活。

那时候远在异国,文子小姐在妹妹的口中得知爷爷去世的消息时,她买了最近的飞机票匆匆而回,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见到,她回来的时候爷爷已经出完殡了。

那一天晚上文子小姐在爷爷坟前坐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一个人完全变成一堆骨灰刺的她眼睛都疼,周围零零星星的火光,气氛显得有些害怕,她没有哭,却自始至终没有跟任何人说一句话。

姑姑伯伯在她身边一直埋怨,说爷爷到去世的时候都喊着她的名字,闭不上眼睛。

以后的生活里,她无数次被噩梦惊醒,想象着爷爷的样子,我第一次见那个一生孤勇的姑娘,失魂落魄的样子。

对于她而言,那些遗憾。

文子小姐说她去澳洲的前一天,曾经回老家看过爷爷,那时候天特别热,爷爷拿着大蒲扇一个劲的扇着,时不时的给文子小姐打一下身边的蚊子,那天他的身体还特别硬朗,看不出来什么虚弱。

只是那天他情绪和往常比起来却有些反常,那天她跟爷爷一起坐在村东头的石头上,傍晚的阳光撒下来变得特别温暖,她记得那天爷爷穿着白色的衬衫给她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陈年旧事。

那天他还给文字小姐说,等他的故事讲完了就要终了了。

文子小姐的奶奶是在15岁嫁给文子小姐的爷爷的。

那会奶奶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最漂亮的姑娘,上门求亲的人也不少,在这些人里文子的外祖父母自然是想要为奶奶寻求一份家境好的男人,文子奶奶来来回回见了很多人,可就是死也不同意。

文子小姐的奶奶兄弟五个,家境不好,她是老大,那个年代的时候女孩子没有那么受重视,外祖父母一心想着把她嫁给一户有钱有粮食的人家。

文子小姐的奶奶和文子小姐的爷爷也是在家里的人的撮合下认识的,后来文子的外祖父母却不太同意这个亲事,一个是文子爷爷的家里条件没有那么好,另一个必要重要的事情就是文子小姐的爷爷是养子。

那时候文子小姐的奶奶却执拗的厉害,一身大红色的小棉袄,带着一套橱子的陪嫁就嫁给了文子小姐的爷爷。

说到底文子小姐之所以那么爱文子小姐的爷爷,或许真的应了那句一忍再忍,这是文子小姐爷爷的原话。

说到这里的时候,文子小姐的爷爷嘴角都笑开了花,就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文子小姐也拖着脑袋看着爷爷甜甜的笑着,仿佛想到了当年一袭红衣的奶奶美的惊人。

文子小姐说,奶奶嫁给爷爷的很多年里他们的生活过的并不是特别的好,集体劳作,粮票不够养家糊口的,那时候父亲和姑姑们,能吃上菜的时候寥寥可数。

过年的时候,文子小姐的奶奶在串亲戚的肉里割下来小小的一块,给他们包白菜肉的水饺,那时候总是他们兄妹最开心的时候。

走到街上,别的小朋友会叽叽喳喳的问他们,吃的什么馅子的水饺。

他们扬着着笑脸一脸骄傲的给别人说,吃的肉肉的水饺,那似乎是父亲一年里觉得最骄傲的事情。

父亲兄妹三个人,加上家庭条件又不好,他们当时住的房子只有两间屋子,屋里除了床就是锅碗瓢盆,东西落了一层又一层,需要的时候总是搬了又搬。

那时候,你奶奶可有力气了,爷爷笑语吟吟的跟文子小姐说。

那时候为了补贴家用,爷爷经常背着小篮子去挖掉地里的野菜,去做玉米糊糊,晚上的时候,拿着手电筒去山上逮土鳖子,蝎子一类的东西,拿到集市上去换钱。

然后去集市上换成各种票,那时候,爷爷说炒菜和现在不一样,一盆油可能要吃一年的时间,总是省了又省。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过得越久,越觉得现在的生活过得越奢侈。

文子爷爷轻轻的感叹说,你奶奶啊,这一生跟着我也没过过啥好日子。

在文子小姐的记忆里,爷爷是个很倔强的小老头,她以前总是喜欢笑语吟吟的坐在爷爷身边,觉得他能一辈子跟自己在一起。

文子小姐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因为父母不在家的原因,记忆里爷爷很疼爱她,纵使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里,也会把他护在身后,坐在草垛子上给她讲故事。

小的时候,文子小姐吃过野菜,爬过山坡,去过潺潺流水的小河边洗衣服,在泥泞的小路上和小伙伴来回跑着,她也和爷爷一起放过羊,欢天喜地的跑来跑去。

小的时候我们总是不明白一辈子到底有多漫长。

文子小姐说,那时候的生活总是格外的简单,那时候的爱情总是格外的动心。

祖辈的爱情其实很简单,不像现在山盟海誓说变就变,也不像现在发发朋友圈,秀秀恩爱,虐虐单身狗就叫爱情。 

因为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那时候的爱情免不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最后是嫁给了爱情,可是,相比于这个上了床都没有结果的年代,那种美好却也只能是看看想想的可望而不可即。

文子小姐说这些话的时候,总是会时不时的叹息,眼角里有泪的时候,她依旧是把头放在身后的椅子上看着天空,一如她多年以来最倔强的样子。

我学着她的样子,把手覆在额头上,听她絮絮叨叨泪眼朦胧,她不是一个爱絮叨的姑娘。

她说,夏禾,人离开之后真的会变成星星吗?

我信誓旦旦的回答她说,肯定的。

因为我知道在文子小姐的念念不忘里,爷爷一定会如同她所希望的那样,幸福。

上一篇:是什么风雨,让我们流浪
下一篇:没有了

© 2016 99re.05久久热最新地址 版权所有